?
|
新聞熱線:0598-8755336E-mail:[email protected]
更多》明溪新聞
更多》鄉鎮部門
更多》外媒視角
當前位置:首頁 > 明溪在線 > 中央蘇區 > 
失散女紅軍干部俞伍妹:嫉匪如仇 至死無悔
2019-08-30 09:58:27??來源:縣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諶芙香  

俞伍妹,人叫“貓貍妹”,長汀縣河田鎮人,生前住明溪縣胡坊區(今胡坊鎮)柏亨鄉左拔村。1915年出生,十五歲參加工農紅軍,從一個文工團戰士成長為共產黨員、紅軍某部文工團政治部主任。


1934年前后,紅軍在攻打清流縣嵩口鎮的田源、田口戰斗中,俞伍妹負傷,與其他紅軍傷員一起被臨時安頓在一個堡壘戶家中養傷。由于走漏消息,白軍將小村團團包圍。經過激戰,紅軍傷員寡不敵眾,除了戰死的,其余全部被俘,男傷員都被白軍砍頭殺害,女傷員則被強行押到鄰縣的鄉村賣掉。俞伍妹被雙手反綁到柏亨鄉伍家坪村,背后插個草標,標價100個光洋,被明溪縣胡坊區柏亨鄉左拔村的窮苦農民李仙石買下,從此改名為俞伍妹。


起初,俞伍妹一心要去尋找紅軍隊伍,去尋找她在紅軍某部當團長的未婚夫鐘田方(音)。李仙石拗不過,對她說:“你先養好傷,一有紅軍的消息就送你走,就當我從白狗子手里救了你”。由于左拔地處偏僻,交通閉塞,信息不靈,怎么也得不到紅軍的消息。后來,俞伍妹感念李仙石的敦厚實在和對她的體貼,也很同情李仙石為買她而欠下累累債務,加上與李仙石又生兒育女,也就逐漸打消了“跑”的念頭。


白色恐怖籠罩的生活,讓俞伍妹倍感壓抑,但她始終無法忘懷共產黨和紅軍隊伍。與戰友們一道打土豪分田地反圍剿的情景總是不斷浮現在眼前,對共產黨和蘇維埃政權的錘子、鐮刀、五角星的標志更是刻骨銘心。


村里人知道俞伍妹是紅軍的官,因受傷被白軍賣到這里,私底下稱她為“紅軍頭”,她的子女也被叫成“紅軍崽”。


在俞伍妹兒子李水昌、李用明的記憶中,俞伍妹有很多“哥”,都是閩西上杭、長汀和江西興國一帶的人,做木匠、泥水、竹篾等手藝。如柏亨鄉張源村的上杭人黃銘源,解放后國家確認了他“失散紅軍”的身份。與俞伍妹做結拜兄妹的清流縣溫郊鄉梧地村的一個叫“老梁哥”的上杭人,也是紅軍失散人員,生前曾跟李水昌說,在他參加的最后一次戰斗中,他們一百多紅軍被國民黨軍包圍在一個叫什么窠的山澗里,幾乎全軍覆沒,最后只有三四個人突圍出來。還有其他不知名的“哥”,他們經常到俞伍妹家串門。交談中,他們的話語常出現“赤衛隊”“蘇維埃”等字眼。這些“哥”來家談話的時候,俞伍妹非常警覺,叫兒子守在家門口看有沒有外人過來。由此判斷,俞伍妹家可能是一些失散紅軍的秘密聯絡點。


俞伍妹待人和善,樂于助人,村民對她從開始時的冷眼、回避,轉變為后來的親近、信任。解放前夕,瓦口等附近村莊的鄭家祥兄弟和其他幾個村民為躲避國民黨軍抓壯丁,逃到偏僻的左拔,藏匿到俞伍妹家的后山上。俞伍妹掩護他們,經常給他們送米送菜,盡自己所能給予幫助。


1950年明溪和平解放,胡坊一帶土匪猖獗,左拔村是個匪患嚴重的小村落,有個政治土匪叫廖祿根,更是燒殺搶掠,欠下了累累血債。


解放軍進山剿匪,初來乍到,老百姓紅白難分,見有隊伍來,一味地躲到山里去。俞伍妹不辭辛勞上山向村民們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告訴他們,解放軍是她原來參加過的紅軍,是消滅剝削消滅壓迫為窮苦人打天下的隊伍。聽了她的勸說,大家才定下心來陸續回到家里。


革命成功,人民翻身解放了,俞伍妹重新做了主人。她四處托人打聽原來的部隊和戰友,可是沒有任何消息。她主動配合土改和部隊的工作,積極投身革命斗爭。丈夫在她的影響下,對公家的事也非常熱心,夫妻倆被部隊和土改工作組發展為情報員和線人,向他們提供了本村土匪家庭情況和土匪活動規律。土改工作組組長黃文相(南下干部)下村時吃住在他們家,他們成了工作組的得力助手。他們在剿匪中發揮的作用,讓土匪們既恐懼又仇視,不僅對他們栽贓陷害,甚至狠下毒手。


俞伍妹在紅軍部隊時當過文工團員,不僅口才好,善于做宣傳鼓動工作,而且能歌善舞。解放軍剿匪駐扎村里,部隊組織婦女們唱歌、學文化,發現俞伍妹不僅識字、歌唱得好,還會唱很多紅軍時期的歌曲,十分驚訝,經詢問才得知她的經歷。指導員請俞伍妹幫忙講解黨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政策,教大家唱當年的紅軍歌曲和抗美援朝歌曲。客家山歌《剪掉髻子當紅軍》等歌唱紅軍的歌曲,從那時起就在村里一直傳唱至今。


部隊每天要到25華里遠的胡坊區買菜,俞伍妹便經常領著幾個子女把自家的雞蛋、蔬菜送到部隊,推讓著不肯收菜金,說,解放軍就是以前的紅軍,自家人怎么能收自家人的錢呢? 炊事班長再三聲明部隊的紀律,她才隨手從班長遞來的幾張鈔票中抽一張,說“夠了,夠了”,任憑班長追送,怎么也不肯多拿一張。


俞伍妹在紅軍隊伍里學會了認很多草藥,什么“紅軍草”啦,“老虎耳”啦,“乞食婆凹”啦等等,大都是一些消炎,治療痢疾、傷寒、蛇毒等疾病的。一天,部隊進山搜索土匪,誤傷正在山坡采草藥的俞伍妹。俞伍妹被送到永安軍區103醫院救治。永安軍分區司令員游玉山來慰問傷員,認出俞伍妹這個當年的紅軍戰友,一定要送她到福州大軍區去治療并給她安排工作。游玉山還給俞伍妹開了“解放軍誤傷”的證明,要她到區公所領取撫恤金。


能回到革命隊伍為黨工作,這是她夢寐以求的夙愿。沒想到幸福來得這么突然,久別的戰友出現在眼前,這讓她興奮得幾天幾夜沒合上眼。她答應回家安頓好,傷口痊愈了就去報到。


游玉山派戰士把俞伍妹送回家,俞伍妹卻始終沒有到區公所申領撫恤金。她跟家人說,多少紅軍出生入死流血犧牲,獻出了生命,我的很多戰友連命都沒了,我被自己人誤傷,就這么點小傷怎么能向政府要待遇呢?


捉拿廖祿根是時下解放軍最急迫的任務。作為部隊的“線人”,俞伍妹密切關注土匪家的動向,不放過蛛絲馬跡。一天傍晚,俞伍妹依稀看見一個黑影閃進土匪家中,身形與土匪頭廖祿根十分相似,就追問其母親。土匪頭母親矢口否認。俞伍妹說:“我明明看見他從后山溜下來,你還不承認!趕緊叫他去向解放軍自首,否則我明天就去區公所報告。” 


共產黨的天下讓俞伍妹揚眉吐氣。她嫉惡如仇,對土匪,更是大義凜然,無所畏懼!


第二天(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一日)一大早,由于丈夫因事滯留在外地,俞伍妹便獨自一人拄著拐杖沿著山路去區公所報案。來到五里遠的一個叫百步嶺的地方,土匪頭突然竄出。反抗中,俞伍妹被喪心病狂的土匪頭掐死,并用繩子把尸體掛在路邊的一棵松樹枝上,偽裝成上吊自殺的假象。


俞伍妹,這個對革命不忘初心的戰士,在半生追求解放而真正翻身做主人的時刻,為了剿匪,為了紅色政權的穩固和百姓安寧,就這樣被土匪殘酷殺害了。


土匪頭廖祿根在多次逃脫解放軍的追捕后,終于在1953年落網。這個罪大惡極的土匪在胡坊區公所廣場公審后被押赴糶米崗槍斃了。(葛本洛、蔣志勇、馮書鵬)

?
工信部備案:閩ICP備11000078號-1 閩公安網備 35042102000103號
中共明溪縣委宣傳部主辦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明溪縣雪峰鎮民主路9號
郵政編碼:365200 投訴及聯系電話:0598-8755336
投稿及網民意見收集郵箱:[email protected]
明溪在線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浙江